买球盈利技巧

  如今,在奶粉新规下,大量涌入中国市场的洋奶粉已经走到了转折“路口”,借助大v营销能否给洋奶粉带来曙光?

买球盈利技巧

  从科普到团购的生意模式,与@奶粉揭秘这样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有的甚至发展成了专业的母婴平台并获得资本投资。此前被@奶粉揭秘在微博上提及到的代购平台蜜芽宝贝和年糕妈妈都有过诸如此类的经历。

  一个是认证为“盖得排行CEO”的@评论员李铁,粉丝量破30万,平时热衷于微博上宣传自己的“盖得排行”。一个则是乳品行业资深观察人员@奶粉揭秘,除了惯例“科普”乳品知识外,偶尔也组织粉丝们团购奶粉。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事实上,奶粉代购源于国人对进口国产品牌以及国内品牌认知度跟信任度不足,才给海外一些小众品牌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包括很多良莠不齐的品牌,这也反映出食品产业产品结构偏低端。”

  这样的实力,堪比一个大经销商,也备受小品牌们青睐。一名接近@奶粉揭秘真实身份信息的业内人士透露,如果产品的日期不太新鲜了,就会找这种粉丝多的大号。他能在短期内将这些日期不太好的奶粉处理掉,在乳业圈也积累了“做电商做得很厉害”的口碑。

  本来并无交集的两个微博大V,因对日本奶粉(此后主要涉及到日本奶粉品牌森永)问题上观点不一致,从最开始互相含沙射影暗骂,升级到点名道姓开撕,将奶粉网络代购行业利益竞争的白热化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

  据麦蔻方面表示,麦蔻最初的创始人有三位,丹麦人AxelChristianTesdorpfCastenschiold、原丹麦驻上海领事馆商务领事FranzGammelgaard-Schmidt和旅居丹麦二十多年的华人SteveWang。麦蔻现任董事长为Axel,CEO是Steve。麦蔻公司现有100多名员工,在中国的线下销售主要依托实体经销商销售,麦蔻公司不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也从未组织微博大V以团购名义销售产品。麦蔻认为其是丹麦乳品品牌新军,“假洋品牌”纯属恶意中伤。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事实上,奶粉代购源于国人对进口国产品牌以及国内品牌认知度跟信任度不足,才给海外一些小众品牌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包括很多良莠不齐的品牌,这也反映出食品产业产品结构偏低端。”

  @奶粉揭秘在微博中提到,他于2015年发起团购六次,团购总金额510万左右。但在2017年1月和2月,两次的团购金额分别为277万元和387万元。

  @奶粉揭秘在微博中提到,他于2015年发起团购六次,团购总金额510万左右。但在2017年1月和2月,两次的团购金额分别为277万元和387万元。

  大V营销跟代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此,乳粉专家宋亮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现在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很低,在奶粉选择上比较迷茫。另一方面在于奶粉供应体系的高成本,导致奶粉价格偏高,而代购对于整个奶粉价格整体来说则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

  这样的营销模式其实并不难,通过传播奶粉行业最新动向及相关科普信息,当粉丝达到一定量级后就开始组织团购。一位微博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企业直接在新浪微博上找大V,联系就可以了。找一些大V广告平台做广告或让别人代理找大V营销号做广告都很简单。”

  在此背景之下,大V营销虽然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多选择,同时带来的还有更多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是@评论员李铁的疑惑,“连真实姓名都不写的博主,你买了不靠谱的东西要找谁都不知道。”在他看来,蜜芽、年糕这些都有各自有平台,有渠道可寻,而@奶粉揭秘完全没有售后、维权途径,这门“代购生意”可谓是隐患重重。

  “大V利润与其影响力相关,甚至可能高于传统经销商体系。也有借助于传统营销的方式,达到利润最大值。”宋亮进一步透露,通常大V的营销利润基本上跟国内经销体系的利润差不多,甚至更高,因为它实现了一个扁平化的销售。而传统渠道需要和经销商、门店做宣传推广,至少两层利益关系。而通过网络销售,就等于跟消费者实现直接销售。这时候就需要一个中间人来帮助做消费者维护。

  为了洗清虚假之名,@奶粉揭秘提供了证明麦蔻奶粉为正规进口奶粉的四条证据,包括生产企业认证名单、入关检疫证明、丹麦驻沪总领事为其站台等信息。

  @奶粉揭秘在微博中提到,他于2015年发起团购六次,团购总金额510万左右。但在2017年1月和2月,两次的团购金额分别为277万元和387万元。

  大V营销跟代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此,乳粉专家宋亮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现在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很低,在奶粉选择上比较迷茫。另一方面在于奶粉供应体系的高成本,导致奶粉价格偏高,而代购对于整个奶粉价格整体来说则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

  在此背景之下,大V营销虽然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多选择,同时带来的还有更多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是@评论员李铁的疑惑,“连真实姓名都不写的博主,你买了不靠谱的东西要找谁都不知道。”在他看来,蜜芽、年糕这些都有各自有平台,有渠道可寻,而@奶粉揭秘完全没有售后、维权途径,这门“代购生意”可谓是隐患重重。

  “这种营销对消费者更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从长期来看,他并不是很专业,这种营销方式在将来可能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微信微博营销这种精细化也成为一种可能。这种情况下,现在奶粉营销利用新的一种形式,一些网络红人、大V利用自己铁粉影响力来进行精细化营销。不过,在宋亮看来,“奶粉营销的背后更多的是包含对消费者精细化的服务,但是网络红人影响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不适用。”

  大V营销会不会干扰市场?对此,分析师们认为,这取决于所代理的奶粉是不是正规品牌,中国消费者应该重拾对国产品牌的信心,以不变应万变,买正规渠道的好产品才是关键。

  据麦蔻方面表示,麦蔻最初的创始人有三位,丹麦人AxelChristianTesdorpfCastenschiold、原丹麦驻上海领事馆商务领事FranzGammelgaard-Schmidt和旅居丹麦二十多年的华人SteveWang。麦蔻现任董事长为Axel,CEO是Steve。麦蔻公司现有100多名员工,在中国的线下销售主要依托实体经销商销售,麦蔻公司不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也从未组织微博大V以团购名义销售产品。麦蔻认为其是丹麦乳品品牌新军,“假洋品牌”纯属恶意中伤。

  本来并无交集的两个微博大V,因对日本奶粉(此后主要涉及到日本奶粉品牌森永)问题上观点不一致,从最开始互相含沙射影暗骂,升级到点名道姓开撕,将奶粉网络代购行业利益竞争的白热化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

  总体来说,引导消费不是靠这种网络红人的影响,更多的还需要精细化服务来从实际上提高消费者意识。

  有暴利就有供给链,每个供应链之间的运作不同,利润分配也就不同。大V组织团购正是瞄准这块诱人蛋糕,逐渐将其演变为一种营销模式。

  大V营销跟代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此,乳粉专家宋亮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现在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很低,在奶粉选择上比较迷茫。另一方面在于奶粉供应体系的高成本,导致奶粉价格偏高,而代购对于整个奶粉价格整体来说则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